首页 / 最新动态 /   行业资讯 /  

取得网约车牌照后,8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未传输数据

2020-11-26 18:00:42 网约车牌照

  日前,交通运输部发布了一则关于源于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的10月份网约车行业数据。数据指出,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全国共有207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即网约车牌照。


  通过这些图表数据,我们主要想从以下两个维度试做分享。


  从入围百万订单网约平台说起


  榜单显示,今年10月份订单总量超过10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有8家,分别是滴滴出行、曹操出行、T3出行、万顺叫车、美团打车、首汽约车、享道出行、花小猪出行。


网约车软件开发_城际车软件开发_代驾软件开发_打车软件开发

  

  也许有人已经注意到,为什么高德出行没见踪影呢,主要原因在于高德是依托C端的流量优势与上百家平台展开合作,都由二级平台承载运力,没办法按现有统计方式核算,所以未被列入榜单。


  眼尖的伙伴可能又发现了,网约车行业鼻祖易道出行去哪了?


  我们在这里闲话几句,易到用车在成立时间上可谓占尽天时。易到成立于2010年,那时候也是国内互联网发展的初期阶段,定位、通讯以及支付等功能的不完善,让易到用车只能走上小而美的发展道路。在国内网约车发展最为迅猛的阶段,易到用车也没能抓住风口。


  在网约车行业发展迅速的时候,易到用车摸着石头过河,验证了对的模式,却没把控住资本的节奏,所以逐步失去了市场。最典型的体现莫过于易到用车的充值返现,用户充100元,易到用车补贴100元,持续了224天的活动共吸引了653万的用户来充值,累积金额超过了60亿元。


  乐视的收购,贾老板的逃票直接导致易到用车资金链断裂,最终国内网约车大佬级别的平台只能在辗转数载之后落得今天这般的凄凉下场。


  尽管新政出台已有几年之久,但合规与不合规运力的冲突仍然在持续,合规化是安全出行的前提,但完全合规的运力又会导致供给的弹性部分缺失,出现高峰期车不够,平峰期乘客不够的尴尬局面。


  一方面是各地政策不同,网约车企业推进合规流程复杂,另一方面合规需要清理车辆和司机,这也成了网约车企业与各地交通执法部门的一场拉锯战。


  根据表单统计,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254.5万本、车辆运输证105.9万本。各网约车平台10月份共新注册合规驾驶员4.9万人,新注册合规车辆3.5万辆,仍有相当体量的运力处于待合规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享道出行的排位变化。


  这次享道出行以近似黑马的姿态快速蹿升到百万订单网约车平台的第七位,业绩增长行业瞩目。近年来,享道在业内首创“司乘平等”理念,出台并完善了针对司机的激励和帮扶制度,维护司机权益,优化司机体验,一定程度上提升了B端的服务保障水平与司机粘性,进而保证了C端体验的持续提升。


  这对探索出行平台与司乘双方、合作伙伴建立共赢的行业新生态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启示意义。


全年累计180天未传输数据的网约车平台分类

全年累计180天未传输数据的网约车平台分类

网约车平台公司180天以上为传输数据的

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公布8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未传输数据


  榜单还显示,2020年10月,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共收到订单信息6.3亿单。有8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已全年累计180天未传输数据。


  对于这81家平台的背景、动机、经营重心,我们可以做如下几个类别的划分:


  1.传统运输企业转型,在获得网约车经营许可(网约车牌照)之后不知道后续方向该如何走。缺乏全盘性的经营思路和运营实践,欠缺方向性和步骤性。


  这类平台的代表是潮运出行、大众出行、峡客行,这类平台多半背景为地方性的交运集团或者汽车租赁企业,为加快转型升级,都希望尽快获得互联网基因。至于持牌后该如何发展,受资本、资源、运营能力等客观套件限制,至今尚未看到实质性进展。


  2.城际类实有运营,因涉及合法合规未上传数据。


  这类平台的典型案例是主打城际运营服务的全民用车。


  全民用车主推的城际合乘服务,一口价,提高行程匹配率。在司机端公布了新人奖和全民免费5+5奖励政策,新司机开展一单即可获得20元奖励;司机每开展5单,每单可以获得相对性的奖励,再开展5单,奖励还会往上加,这些政策有力强化了补贴力度,活化了司机接单的积极性。


  但近年来,平台扩张迅猛,合规工作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所以暂未上传数据。


  此外,还有专做女性接驾的神马专车。


  神马专车认为,以车辆和司机的“双自有”模式确保对品质的管控力是神马专车的差异化优势,有别于全民用车,神马专车更重视在乘客端的发力,在客户群定位方面非常聚焦,针对有密集出行需求的广大女性乘客做了一些提升品质和体验的工作。


  3.跟风从众,获得网约车牌照后无力经营或持牌在手待价而沽。


  这类平台可以参考代表是E车电驴、OK出行、百靓出行和大迪出行。这类平台的典型特征是没有自身打法,什么热跟什么,并未看出经营的动作和方向,也可能是囤牌在手待价而沽。


  4.经营模式待启动、目前处于闲置状态。


  这类平台的主要代表是易达乘车和筋斗云约车。这两家平台分别在2018和2019年成立,建立时间尚短,为图稳健,并不急于启动经营,两家平台的运力目前还处于闲置状态。


  尽管背景、路径、追求不尽相同,但因为在获得经营许可后,这些平台都超过180天未传输数据,很可能面临退出市场的结局。


  因为按照多地条例规定,在网约车平台企业取得经营许可后,无正当理由超过180天不投入符合要求的车辆运营,或运营后连续180天以上停运的,视为自动终止经营,将由原许可部门撤销网约车经营许可。

  文章转载自:网约圈